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长辫织就的少年人生
2014-04-03 11:14:37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863次 评论:0

长辫织就的少年人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评陈平的长篇小说《喜欢辫子的男生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杨 劼

2011年刚刚到来的时候,陈平就推出了凝聚着他心血的长篇小说《喜欢辫子的男生》(华夏出版社出版)。小说中的余长鹰在小学的时候就疯狂地爱上了画辫子,也正因为这个有些另类的癖好,使得他学习成绩急转直下。好在有美术老师的鼓励、秋菊对他的关怀以及奶奶对他的呵护,他很好地理顺了学习和爱好的关系,通过努力,顺利考上了县重点中学。在中学里,他走过了一段坎坷中伴随忧郁的少年人生。小说以余长鹰画笔下那条灵动的辫子为线索,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懵懂少年多姿多彩甚至带点传奇的经历。

一、冷峻的叙述中,饱含悲悯的人文关怀

古华小说《芙蓉镇》的扉页语就一句话:“唱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。”我们在阅读陈平这个长篇的时候,就会发现,作者在叙述语言上,是有着一种刻意追求的。他不图热闹,也没有做什么刻意的渲染,而是平稳沉静地观照生活,把余长鹰从小学至初中这样一个特定人生阶段,用类似看客的眼光徐疾有致地慢慢道来。但是,在看似平静的叙述中,我们又时时感受到作者内心涌动的炽热,这种炽热表现在文本中就是那饱含悲悯的人文关怀。余长鹰因为耽于画辫子,期末考了个250分,校长、老师和同学的嘲笑与挖苦深深地刺痛着他,父亲粗暴无情的责罚一寸寸摧毁着一个少年对美的追求,可就在这样灰暗的天空下,美术老师的鼓励、秋菊的帮助、奶奶的呵护来得非常及时,连读者都感觉到一份别样的温暖。在父母婚姻出现危机的时候,又是奶奶勇敢的站出来精心呵护这颗容易受伤的少年心灵。就连余长鹰住院时认识的黄秀兰阿姨,虽然饱经生活的磨难和艰辛,也在这些少年同学的热心关爱和无私帮助下,重现了久违的微笑和自信。姚丽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、叶华的父亲突然去世、秋菊的父母双双因车祸罹难,我们都看到了满怀关切和爱心的这样一个群体,他们用稚嫩的肩膀掮起过早到来的责任,用无价的真情温暖着需要关爱的人,这个群体有敬业爱生的老班,有余长鹰,还有他的同学们。正是这样的人群存在,让我们在感受生活的沉重甚至是无奈的时候,从作者冷峻的叙述里,深切体会到了作者对人间不幸的悲悯情怀,以及那种热热的人文关怀。

二、生动的细节描写,形象的人物刻画

小说离不开细节和人物。陈平这部小说,在这两个方面也做得很出色。在细节描写上,作者善于借助生动形象的语言,甚至合理的融入方言俚语,把人物和生活栩栩如生的再现出来。余长鹰上树观蝉被误认为是偷看女生小便的时候,慌张中从树上滑下来,作者是这样描述的:

看来死定了!我慢慢索下树,只感觉胸脯火辣辣地痛,我撩开衣服

一看,胸脯已被树擦破了巴掌大一块红红的皮,衣服挨着就痛。真倒霉!

作者在这里调动了心理、触觉、视觉等因素,把一个少年慌乱失措、疼痛难耐的情怀传神地表现了出来,让人物如在眼前。而那个“索”字就是引入了方言,把少年慌张中从树上一下子滑下地的情状作了生动的描摹。还有,余长鹰中考得了全县第二,班主任来报喜,奶奶叫余长鹰去抓只鸭子来杀,于是“我拿起竹棍,翻起两块光脚板,飞快地向河边跑去”。这样的语言极具鲜明的地方特色,把一个少年那种得意、率真表现得活灵活现。类似“那两块挺会翻的嘴皮子”“三扒两筷,一碗饭几口就逮了”“她把胀夸夸的滴着水的棉被拿到太阳下晒”“一闻到啤酒味就像闻到了马尿,心里就格外带厌”“他一进屋,垮起两块脸,不和任何人打招呼,一屁股塌在沙发上”这类的语言在作品中随处可见,既显得生动形象,新鲜活泼,又让我们读起来倍感亲切,正所谓:鲜活的语言在民间。作者在这方面进行的有益探索很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。

《喜欢辫子的男生》里的人物各有特点,性格鲜明,个性突出。余长鹰是作品里的主要人物,他聪颖,爱好专一,对金钱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隔膜,追求人性中的美好与真诚。他憎恨那个号称“余百万”的金子老板父亲的不负责任、冷漠和自私,他对那些因各种变故离开班级的同学怀着深深的依恋与同情。在生活中他天真、率性、活泼,甚至还有点顽皮,但是他也有着一种带有忧郁的少年老成。隐现在作品中的那条他画笔下灵动的辫子,编结了这个少年的一段七彩人生。除了余长鹰这个主要人物以外,其他的次要人物也写得各具特色,如中学的老班因为和梅老师一起去医院看望学生被人误读,老班两口子争吵打斗的那个场景,作者写得满纸硝烟,个性化的人物语言飞花四溅。还有那个被学生叫做“马发狂”的老师,作者也从好几个角度来展现了他的性格特点,比如他一天到晚阴沉着的脸,他的洁癖,他的严厉苛责学生,他的乱办课外补习班捞钱等等,似乎让人可感可触,近在眼前。旷世绝恋的杜海和大姨,怒砸黑网吧的林浩父亲,洪灾中献出自己家苞米的吴大叔,为姚丽治病签名售书募捐的残疾人作家阳光叔叔,还有点点、外婆等等,虽然不是作者着力刻画的人物,但是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我们注意到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,那就是作品中人物对白非常多,但是整个小说里的人物对白竟然都不用引号,而我们读起来却感觉层次分明,不会弄错说话对象,实在是一个奇迹。作者在人物的个性化语言方面下的功夫实在了得,而作者深厚的表达功力也着实让人佩服。

三、注重乡土特色,展现地方民俗

作者笔下的余长鹰生活在一个少数民族地区,作品在表现他的生活的时候,对少数民族地区淳朴的民风民俗做了充分的展现。比如余长鹰准备去参加县重点初中招生考试的那个早上,就有这样一个场景:

这天我起来得很早,可奶奶比我起得更早。不知哪时候,奶奶把

那只大公鸡杀了,用瓷钵蒸熟后,把冒着热气的大公鸡摆在神龛前,

把点燃的檀香插在香炉里,把一大把纸钱烧在灰钵里,气氛显得有点

庄重神秘。奶奶拉着我,要我对着神龛作三个揖,说让天地众神太太

爷爷保佑我能考取重点中学。……奶奶撕下一个大鸡棒给我,说,趁

热快吃,敬了老人家的东西吃了就乖,你太太爷爷一定保佑你考得第

一名。

在不多的文字里,作者就把一种民俗的东西表现得十分地道,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。作品还写到了余长鹰去读中学的那个早上,奶奶特意给准备的红鸡蛋;大年三十的时候村子里密集的鞭炮声,奶奶上香、敬茶、祈福,给小孩发红包,坐夜守岁;因为踢球受伤,大年三十和妈妈一起在医院里感受县城的过年氛围等等。这些描写不仅给作品人物提供了广阔的活动空间,同时向读者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地域特色文化风俗,给作品增添了一种厚重感。

《喜欢辫子的男生》这部作品应该还有很多优点,笔者姑且就谈这样几个方面。根据作者陈平的打算,这部作品只是一个开篇,后面还将会有余长鹰的高中生活、大学生活,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大家期待的。不过,将来在《喜欢辫子的男生》这个作品再版的时候,建议作者是否可以在一些情节上多一点必要的渲染,给读者以更大的震撼,比如余长鹰被绑架时的那个情节。还有,作品中的余长鹰对性的理解和体会太成人化了,特别是在他写阿Q的那篇作文里,作为一个十三四岁的中学生,对《阿Q正传》的阅读理会深刻到这样的程度,恐怕也有点超出了人物的阅历和能力范畴。

[作者简介],天柱二中原办公室主任,现为天柱三中副校长,高级语文教师,曾荣获教育部授予的“全国优秀教师”光荣称号,有散文、小说在报刊上发表。

 

Tags:少年 人生 责任编辑:蔡瑞雪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一曲人性至美的赞歌 下一篇一幅徐徐展开的时代画卷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